讠亥

酷哥的过去

说实在的,很少能看到这么一个人,一个男人。

  踩着高跟鞋,恨天高,走起步来,屁股一扭一扭的,那高跟鞋不是踩在地上,是直往人的心窝子里戳。

  穿一个短裙,到大腿那,露出一对直溜雪白的大长腿,恨不得脖子以下都是腿。

  化个妆,一眼看过去,就看到那个叼着香烟的大红唇,吸云吐雾,那眼神勾的男人离不开眼。

  真是个美人,皮美肉美骨美。最操蛋的是这么个美人是个男的, 带把,掏出来比谁都大的那种。

  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啊,多可惜。不过,没关系。照样无数男男女女往人眼前蹦鞑,说着爱,恨不得海枯石烂沧海桑田,掏心掏肺的都叫这人看见。

  可是美人有个性,他,一个都不要,任他还是她,诚心诚意哭天喊地,他就坐在那里,这么看着,嘴里叼个烟,不说好与不好。人家说完就走了就留个烟屁股。

  没办法, 谁让他美呢。所以他做的那叫个性,那叫酷。

  酷姐曾经也是个酷哥来着,喝点小酒写写文,还会弹个吉他。整一个文艺颓废风,整天四十五度仰望天空,迷妹也不少,小弟一大堆。前呼后拥,左拥右抱,人生赢家。

  可人家毕竟是个酷哥,觉得人生空虚,怎么办?找个真爱呗!就跟八点档电视剧里演的,从此校园太子爷收了心,独宠他的小娇妻。

  他是真的太子爷,可遇到的不是小娇妻,他娘的就是朵食人花。

  抽烟喝酒,还是个暴走族。机车玩的贼溜,生死边缘疯狂试探都不带眨眼的。

  也是酷哥太年轻, 谁能想到平时咬文嚼字软妹风,可爱的跟棉花糖一样的妹子还有这么一面。

  酷哥栽了,可是酷哥没办法,这个好像是真爱,从此酷哥收了心,老老实实的喜欢这个小娇妻。

  可是上天不放过酷哥,酷哥以为这是他真爱,人家不那么想。简单来说,酷哥被绿了绿的透顶。从此酷哥变绿哥。

  人生就是这么起落落落落落,酷哥挺伤心的,不只是真爱跑了,关键是真爱跟一个酷姐跑的。

  什么样的酷姐?哦,就是酷哥现在的样子。

  有人问酷哥,还喜欢那个人不,酷哥,也就是现在的酷姐,没回答过,就是喝酒。偶尔去酒吧_上的小台子,上,弹个吉他,唱个歌。酷姐唱歌都是一一个调调,而且从来没人听懂唱的什么,鬼知道是颂歌还是葬歌。

  没关系今天的酷哥还是个酷姐,这就够了。酷哥就算成了酷姐,那还是一顶一的酷。